以下純粹有感而發:

某人啊,你真的很愚昧。知否你那種管治手法不得人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你沒承擔、沒膽、沒主見,只懂逃避、怕事、馬後砲、扮有智慧。

不要以為你懂得很多,其實你很膚淺。我一向很尊重前輩的,但對你,我感到失望之餘,也替你的愚昧與自以為是感到可悲、可笑。

不要用你的眼光和水平去分析我的文章。我既然用上真名便預計了會有人知道。是你不了解我,我還有好多的才藝是你不知道的。

寫懷舊念舊之人與物,就代表作者很有閱歷、好像幾十歲嗎?你真可笑。你根本就沒有那個情懷。

你也幾十歲了吧,但你的言行卻有時失禮得像個笨孩子。

你這個不善辭令不懂大體不懂禮貌的人,少來了。你的話,who cares?

我說是給某舊老細,已經是很「俾面」你了。我的舊老細有幾個,有些很好,有些很壞,有個很愚昧。

我還記得,我以身體不適為理由(藉口)辭職,你說「但我睇你而家仲生勾勾咁...」。我知道你不是惡意的,但留人不是這樣留的。莫非我要做到半死了,快不行了,你才相信我的健康有問題?

你關心的不是員工的身心,而是你自己背上有沒有鑊、你老頂的鞋是否被你擦得發亮、誰可以幫你的臉上貼金,甚至幫你替你的老頂臉上貼金。做人原則?辦教育的意義?良心的重要?個人的立場?下屬為你付出的心力?一切都不重要。

去你的。明明自己是最遲鈍的那一個,還要在裝作有智慧。唔該你慳 D。

啊,我記起,當年我因你們高層的愚昧編排,被逼於某年的四月悶熱之時往南丫島行山勘察,終於中暑病重。在要帶學生前往的那天,我病得不行了,同事建議不要勉強我了,說找人代替我。我咳得半死的坐在一角。

你那時在做甚麼呢?你的表情告訴了我:你怕讓我請病假的話,你會被某些同事埋怨,你怕惹事,你怕麻煩。你就是那麼的一個校長。校長!你像嗎?你關心的不是同事的身體狀況!你自己是最不客觀的一個,你有甚麼資格說同事不客觀呢?

我做過不同的行業,跟過不同的僱主學習。之前遇上過很惡很變態的,但我也感激他令我變得強壯。而你?我感到的,盡是不屑。


當然我也會感激你給過我的機會。但我已還盡兼「還突」給你。欠人的,是你,不是我。

且看到了人生的盡頭,你心頭上的遺憾多還是我的多?




dolphinr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