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本文章經已更新)

我好掛念豬德。
豬德的故事請看此



掛念他的豬手手...  (用「他」不用「牠」,是因為我把他視作人一樣,他是我的兒子...

豬手手,要用廣府話唸(廣府話=廣州話=所謂廣東話),並要將「手」唸得高音,變成「豬收收」。




豬手「爭」上的豬轉轉...  (足字旁加個爭字,是廣東造字,意即手肘。)




豬肚臍...  凸起來的。





豬手手...  豬德不讓我們剪指甲的。




跟豬腳仔一樣的豬手手...

豬腳仔,或豬仔腳,是那種白滷水滷出來的小豬手喔... 我媽媽最愛吃,豬德也愛吃的。每次我都跟他說:跟你的豬手手一模一樣...




擁著弟弟睡覺的豬德。

其實不是他愛弟弟,只是我喜歡這樣把那小狗布偶放在他的懷裡。




豬德在「晾」下巴休息,我替他騷癢。




很舒服喔,媽媽...




豬嘴嘴...



看他多享受...




小豬那時候已經有一條腿被切除了, 那是因為癌症,不得不切掉。

他快樂了一陣子,沒想到癌症會再復發,一次又一次,最後還是要把他...  Y_Y




豬德,媽媽永遠愛你。




豬德在洗澡。耳朵這樣子放著,在裝乖巧。好可愛的豬德。

每次一跟他說「沖涼」(即洗澡),他就會躲起來,躲在椅子的下面。把他抓出來,洗了澡之後,又會開心得跑來跑去告訴你:「我洗完澡啦~」之後又去拿他心愛的波波(網球)給你,要你與他玩。

傻豬豬。




這是豬德留給世上最後的笑靨。他過身的經過,他後來火化等等,我都沒有拍照。因為我要把豬德最美好的保留著,我不想對他不尊重。

豬德那天在車子上好開心,因為我們與他「去街街」。

那一次,是送他走的日子。

拍罷這照片之後,就得進診所了。

豬德,媽媽好想你...  尤其是每一次我被人欺負,我就好想擁著你告訴你。

我記得以前每當我哭的時候,你都總會乖乖的走過來,坐著看著我,用一種不知所措的眼神看著我。因為你在乎我,因為你有靈性,你知道那是真的眼淚,你知道我正處於低潮,你知道我是在傷心難過。我總會擁著你哭,讓自己的眼淚掉在你柔滑如絲的毛髮上。你總會一動不動,任由我哭。你不會說話叫我別哭,但你總不會離開我。

這一刻的我也是在痛哭流涕。分別是,沒有人會像你那樣安慰我。


請看
《念豬德》一文。


0:48 am  12/07/2009

dolphinri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GaLLeRy
  • 看完你這篇文章, 我也不禁流下淚來, 我能我自己都有養狗狗的關係, <br />
    特別覺得難過. 而他最後的一程, 有街街去, 他很高興, 真想不到亦係<br />
    要離開的時候, 不過我知道你這決定都是不想豬德太痛苦罷了.
  • Thank you.



    Good luck to you and your dog(s).



    I miss JuDuck soooooooooooo much.

    dolphinrita 於 2009/07/20 05:22 回覆